江苏大学江帆网
2018年01月17日,星期三

踏雪为欢


江南的第一场来得迟了又迟,我想南方的雪总是比北方显得稀罕,尤其能看见那满天飞舞的鹅毛大雪更是十分能难得,臆想着龙鳞般的雪片漫舞万顷竹海,拥簇万亩茶洲,于飞花逐麓的场景来一个温情的邂逅,让思绪跟随飘逸舒卷的晶莹雪花徜徉于广袤的山岚,谱写江南银装素裹的诗意妖娆,我只想在寒风凛冽的她感受踏雪为欢的精妙。

龙池山的雪与其他地方的不同,似乎所有的雪都聚集在这里了,压断了树枝,压弯了竹枝,还有那许多修长的根根翠竹。压满整片茶园的枝头,恍若覆盖于茶园的纯白色的羊绒毯,令人心头一阵温暖。

初雪总是来得匆匆忙忙,也去得又是那般急促。当俯首弯曲的竹竿挺立起来胸膛,你可以聆听到小溪的娟娟流淌,可以倾听到清泉叮咚的悠扬,能够听见一泓悬挂山崖飞流的清唱,流淌的水声和着屋檐上的水滴,交替着,共鸣着宛如一首欢快的冬韵雪景谱写的交响曲。

龙池山下去踏雪,在人迹罕至的山道上,留下第一行脚印,听着吱吱嘎嘎踩踏声,柔软的感觉仿佛要让心融化,就连狗儿也像兔子一般蹦跳着,满心地欢喜。

明清时代的龍池晓云,而今的竹海清波,渐渐变幻成万顷绿海摇雪浪,千树万枝织云锦的景象,真想,凛风中观赏到犹如竹海摇曳多情的画溪花浪。红梅吐蕊,喜雀闹,梅雪拥吻,馨香彼此心痱,星月相伴,多想聆听《今里窗外飘起了雪花》,一片寄给天涯的你,一片捎给海角的我,祈愿你心如初,但愿我情冰雪般晶瑩剔透,天涯海角两心近在咫尺,静美清纯中放飞冬韵的诗心,凝聚字的精华,浓缩成初雪中踏雪为欢的诗一行行。

真想天山雪莲,高原格桑,南山红豆,竹溪腊梅铺满冬思期待的香径,通向岁月的早春二月,直达时光彼岸的一尘不染,吟着四月芳菲的诗,唱着五月的鮮花,迎着旭彤,伴随晚霞,仰望苍穹,观赏星月,让浮想连篇重叠成灿烂辉煌的远方……(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太阳升起来了,清纯的白色开始融化,裸露出一处处泥土。旭日当空,玲瓏晶瑩的雪像似感受了一冬的漫暖,毅然决然依然把纯白无暇的初心嫁给了大地情郎。一睹山涧深处,水泊变得丰盈起来,浓厚的云,敞开了一丝缝隙,恍如窥探这冰天雪地中世界的欢乐变化。

走在没有人的村子里,看各式的山房呈现不同的状态。雪,让人沉静,让村庄沉寂,只有儿在电线上鸣叫跳舞。有“品”自高洁,三座古老井台码放的“品”字,在雪中更显得清灵飘逸。村庄,在雪中静默,那静美在冬雪中彰显别具一格的隽秀,那些美丽中蕴涵着冬去春来春暖花开的魅力和遐想。

我想冬的世界更需要人们放飞快乐心情,去发现冰天雪地里的晶莹剔透之美,去想象雪与梅千年轮回中初遇不忘佛意禅语的缘聚,那些躲在温暖被窝里听雪“嗦嗦”飘落声音的人们,不会体会在雪地里的行走的快乐吧?

山林在雪中更显得朦胧,树木的枝干让雪陪衬的更加刚毅,黑白更加鲜明。远处,一束腊梅开得正旺,“遥看不是雪,为有暗香来。”忽然想起宋代卢梅坡的诗句来: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诗俗了人。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不知不觉我悄然走下了龙池山,而踏雪为欢的意境,在我的想象空间依旧中挥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