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大学江帆网
2017年12月17日,星期日

赢了大选却输在“组阁” 默克尔该怎么办?


  11月19日,随着德国自由民主党退出组阁谈判,标志着由总理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由基民盟和基社盟组成)与自民党、绿党组成联合政府的方案失败。有分析认为,这不仅给德国新政府的组建带来变数,也给默克尔的执政之路带来挑战。

  胜选容易组阁难!“牙买加联盟”黄了

  9月24日举行的德国联邦议院选举中,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虽保持了议会第一大党地位,但需同其他党派组成联合政府执政。由于第二大党社民党宣布不参加组阁,10月下旬以来,联盟党、自民党和绿党开始组阁谈判。

  按照计划,各方本应于11月16日达成初步一致,并形成成果文件,然而这一目标并未实现。

  19日是此次四党组阁谈判试探性谈判阶段的最后一天。基社盟秘书长朔伊尔当晚对媒体表示,当天对话的中心争论点是移民问题。联盟党和自民党希望能为德国接纳移民的数量设置上限,而绿党则持相反立场。此外,各方还围绕气候、能源与财政政策展开激烈讨论。自民党主席林德纳当晚表示,自民党同绿党间的分歧过大。

  对此,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表示,绿党的安身立命之本就是环境议题,即气候变化,也就是新能源。而自民党所谓的“右”,更强调经济利益。

  还有分析认为,组阁谈判破裂表面上看是各方分歧严重所致,其深层原因在于德国社会各阶层和地区在内政外交多个问题上的分裂。财政政策、环境政策、对欧政策和移民、难民政策是此次谈判中各方矛盾最突出的4个关键议题。这些矛盾凸显德国社会在贫富差距、应对外来人口和文化以及处理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间关系等问题上的意见分歧。在大选中,选民投票较以往分散的现象,反映出德国社会对未来发展方向感到一定程度的迷茫。

  默克尔20日凌晨在柏林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对自民党退出谈判表示遗憾。她说,联盟党曾相信,各方走在同一条道路上,本可达成一致。绿党领导层则批评自民党未能担负起自身责任。

  德国陷政治僵局!默克尔能否四连任生疑

  德国的选举、组阁一直被视为欧洲乃至西方政治是否稳定的象征。此次组阁谈判失败无疑给德国新政府的组建带来变数,也令默克尔面临执政10余年来最严峻局面。

  事实上,德国新一届联邦议院9月下旬的选举结果,很大程度上已为此后组阁谈判困难重重埋下伏笔。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虽然保住了议会第一大党的地位,但表现为1949年以来最差。在大选两个月后,默克尔仍未能争取到议会的多数席位,而谈判破裂令德国政府成为看守政府。在习惯于联盟政府、妥协和构建共识的德国,这种政治僵局并不常见。

  在组阁谈判失利后,默克尔还有哪些选项?是否会宣布重新举行大选?崔洪建认为,如果现在德国进行提前大选,一方面表明德国政治之前呈现的稳定性可能是一种假象,这对于德国的整个政局是不利的。另一方面,提前大选的结果很难预料。社民党在之前的选举中已经失败,这次可能会拖累联盟党的支持率也进一步下降。如此一来,德国长期以来形成的相对稳定的政治局面,可能就会出现前所未有的变化。默克尔曾表示,妄谈重新大选是不负责任的行为。德国舆论也认为,一旦再度大选,当前各方都会受损,而只有右翼民粹主义的德国选择党会获益。

  若要避免重新大选,目前德国政局还面临两个选择。其一是联盟党单独同自民党或者绿党组成少数派政府,这样做带来的问题是德国新政府在未来施政的过程中无疑会面对来自更多的议会方面的掣肘。其二是联盟党再次同议会第二大党社会民主党组阁,但社民党此前已明确拒绝再度同联盟党联合组阁,如此一来主动权就又到了社民党手里。

  接下来,无论是重选执政伙伴、尝试组建少数派政府,还是重新举行大选,都不会是轻松的任务,都将考验默克尔是否有足够能力把控德国政坛的微妙变化,寻求各派共识,继而巩固执政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