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大学江帆网
2017年09月24日,星期日

特朗普在“内忧外患”中首次出访


    

       1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启程前往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德,开启他作为美国总统的首次出访之旅。此时的特朗普,不仅要面对陌生、高密度的外交行程,而且还要“留一只眼睛”盯着华盛顿,关注着“通俄门”“泄密门”的调查进展,首次出访心情并不轻松。

  行程密集 特朗普难掩焦虑

  白宫日前宣布,特朗普从19日开始将先后到访沙特阿拉伯、以色列、巴勒斯坦、梵蒂冈、意大利,并出席在比利时布鲁塞尔举行的北约峰会,以及在意大利西西里岛举行的七国集团峰会。

  据《纽约时报》报道,在9天的行程中,特朗普将在沙特会见沙特国王萨勒曼,同海湾合作委员会6个成员国和约50个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领导人举行会议;在耶路撒冷会见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赴伯利恒与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举行会谈;在梵蒂冈与教皇方济各会见;在布鲁塞尔与新当选的法国总统马克龙共进午餐。从上述日程看,他的出访绝称不上轻松,除了参加例行的大量高层会晤和出席多边会议,还要在反恐、经济、宗教、中东和平、北约与俄罗斯关系等棘手问题上表态。

  有媒体称,行程如此复杂,特朗普行前就已流露不安。他同好友抱怨,不想离开白宫到陌生的环境、同几十个国家的领导人举行备受关注的会晤。他甚至埋怨助手,不该把首次出访行程安排得那么长。不过,特朗普对外依然展现出自信,他在社交媒体中说,已为这次出访做好准备,将捍卫美国利益。白宫则将特朗普的首次出访称为“美国在世界上领导地位的再宣示”。

  后院起火 “通俄”“泄密”愈演愈烈

  比起出访中面临的挑战,特朗普在国内的麻烦事一点都不少。日前《华盛顿邮报》曝出特朗普与俄罗斯外长和俄驻美大使会谈时泄密后,一直困扰他的“通俄门”更加扑朔迷离,甚至大有愈演愈烈之势。17日,美国司法部宣布,任命联邦调查局前任局长罗伯特·米勒担任特别检察官,负责联邦调查局对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的调查。

  对此,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中说,司法部任命特别检察官调查其竞选团队“通俄门”是政治迫害。有分析人士指出,米勒领衔的调查可能对特朗普带来不可预测的风险。

  正所谓祸不单行,就在特朗普准备出访的19日下午,《纽约时报》曝料称,特朗普在与俄外长和俄驻美大使会谈时曾说,解雇“疯子”科米将使他摆脱涉俄调查压力。当天下午,《华盛顿邮报》继续曝出猛料,称负责调查特朗普竞选团队与俄罗斯关系的执法部门已将一名白宫现任官员锁定为嫌疑人,据说此人与特朗普关系密切。让特朗普烦心的还远不止“通俄门”调查。最近,民主党议员一直在国会跃跃欲试,呼吁弹劾特朗普。尽管弹劾并非易事,但足以令履新不久的特朗普难堪。

  有媒体分析认为,特朗普首次外访就陷于如此“内忧外患”的背景,甚至令其对出访都产生了“恐惧”,年届七旬的特朗普面临的压力的确有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