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大学江帆网
2017年09月24日,星期日

“通俄门”会把特朗普送往何处


美国总统特朗普日前将联邦调查局(FBI)局长科米解职引发的风波在国内持续发酵。面对民主党不断施加的压力,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517日宣布任命前联邦调查局局长罗伯特·穆勒为特别检察官,以继续履行此前科米进行的“通俄门”调查。

 

  此前,司法部长塞申斯由于被指去年选举期间与俄罗斯驻美大使基斯利亚私下见面而宣布回避“通俄门”调查,因此罗森斯坦接管这一棘手任务。罗森斯坦当天的声明指出,他“出于公共利益”,决定行使职权,任命一位特别检察官来履行(调查“通俄门”的)职责。他强调这项决定并不意味着发现犯罪行为或有必要进行任何起诉。

 

  任命没有与特朗普通气

 

  罗伯特·穆勒曾担任过联邦检察官,并在2001年至2013年期间担任联邦调查局局长,是科米的前任。离开联邦调查局后,穆勒从事教学和律师工作。为了担任特别检察官,他预计会辞去目前在律师事务所的职务。美媒称,罗森斯坦在签署任命特别检察官的命令之前,没有告诉白宫和司法部部长塞申斯,这项决定出乎白宫意料。不过总统特朗普发表声明称,一次彻底的调查将证明他没有与任何外国实体勾结。

 

  众议院民主党领袖佩洛西发表声明称,很高兴看到司法部回应了国会民主党人的要求,同意任命穆勒为特别检察官,对特朗普竞选团队与俄罗斯的关联进行独立调查。她赞扬穆勒是一位“受尊敬的公职人员,特朗普政府必须保证其拥有履职所需的所有资源以及独立性”。佩洛西强调,穆勒仍然在特朗普政府的司法部领导下工作,不能取代国会对此事的独立调查。她指出,民主党仍将追究一系列问题,包括穆勒的调查是否包括特朗普试图干预联邦调查局对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的调查等。

 

  科米被解职后,美国媒体迅速挖出更多猛料。《纽约时报》披露,科米在职时的一份备忘录显示,特朗普在今年2月明确对科米表示,希望其放弃对弗林的调查,并强调弗林“是好人”。不过科米并没有放弃。213日,弗林因涉嫌在新政府组建前与俄罗斯大使秘密接触而被迫辞职。此外,特朗普据称还要求科米调查政府公务人员向媒体泄密的情况,但科米并没有开启调查。不过特朗普此前曾表示,科米曾三次私下保证特朗普本人不在调查之列。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共和党参议员格雷厄姆批评特朗普此举严重干涉司法独立。

 

  美国观察人士对记者表示,1973年“水门事件”之后,美国国会任命了独立检察官进行调查,尼克松总统此后被迫下台。美国国会于1978年通过《独立检察官法》,规定国会有权设立独立检察官,调查政府高官违法行为。但此后独立检察官被赋予几乎没有限制的权力、时间和财力,引发公众反感。尤其是上世纪末,独立检察官斯塔尔用了4年时间和数千万美元经费,却没有告倒克林顿。1999年,美国国会决定不再延期《独立检察官法》。相比之下,司法部任命的特别检察官“独立性”不够,不能满足民主党人的要求,但至少开启了调查“通俄门”的重要一步。

 

  “泄密”风波似有夸大之嫌

 

  民主党人近期猛追的另一件事是特朗普涉嫌向来访的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提供“盟国与美国分享的机密情报”。据美媒获取的内部消息,特朗普上周在白宫与拉夫罗夫交谈时,向后者提供了“有关‘伊斯兰国’的绝密情报”。批评者称,特朗普此举将极大破坏盟国对华盛顿在情报合作方面的信心。后续报道称,这些绝密情报是由以色列向美国提供的,前者对特朗普此举十分困惑。

 

  不过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辩称,他只是与拉夫罗夫分享了有关恐怖主义和航空公司飞行安全的事实,希望借此推动俄罗斯加大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力度。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马克马斯特16日强调,特朗普没有向俄方透露情报的来源。不过美媒反驳称,这一声明并没有否认特朗普向俄方透露了绝密情报。就连同为共和党人的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麦凯恩都表示,这一消息“令人深感不安”。

 

  另据报道,特朗普与拉夫罗夫分享的情报,主要是关于“伊斯兰国”据信已经研发出可藏在笔记本电脑内的炸弹。事实上,西方国家自今年3月起就禁止部分中东国家的乘客携带笔记本电脑上飞机,因此该情报可算“公开的秘密”。从这个角度来说,民主党人对特朗普的批评似乎有些夸大其辞。

 

  弹劾总统还为时过早

 

  来自得克萨斯州的民主党众议员艾尔·格林17日上午在众议院强烈要求开启对特朗普的弹劾程序。这位连任7次的议员称,他“怀着一颗沉重的心和强烈的责任感”提出弹劾请求,理由是特朗普“阻挠司法进程”。不过国会民主党领袖们对此并不积极。众议院情报委员会民主党议员希夫表示,当前的焦点是对“通俄门”进行调查,因此启动弹劾程序是没有必要的。

 

  分析人士认为,当前谈弹劾总统还为时过早,最关键的是迄今为止没有任何实质性证据指向特朗普。从国会形势看,绝大多数共和党议员坚决反对开启弹劾程序,民主党在参、众两院都居劣势,无法启动弹劾程序。根据惯例,穆勒调查短则数月,长则数年,因此民主党人依靠特别检察官扳倒特朗普的可能性极小。民主党人的真正目的是希望特朗普政府内部的“反特”人士与媒体合作,捅出“通俄”猛料,从而迫使共和党人在明年国会中期选举之前与白宫切割,同意启动弹劾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