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大学江帆网
2017年09月24日,星期日

秦浩:从粗放走向精细,提高城市运行管理能力


  【李文:打破西方文化霸权,让人类文化百花齐放春满园】

  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李文表示,在西方文化发展历程中,固然有科学、理性、自由、民主等先进合理的诉求,但也有社会达尔文主义、法西斯主义等极端的主张,因此有“羊吃人”的残酷、人变成机器的无奈、对生态环境的破坏、对殖民地的疯狂掠夺以及惨绝人寰的战争。由此可见,西方文化绝不是“文化的终结”,西方的价值绝不是“普世价值”。中国作为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快速发展,为人类文化发展创新提供了新的源头活水,正在从根本上改变世界文化版图,打破西方文化霸权,推动构建“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的国际文化新秩序。随着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发展,人们有理由相信,非西方文化完全可以同西方文化平起平坐,人类文化的百花园将“百花齐放春满园”。

  摘编自《人民日报》

  【秦浩:从粗放走向精细,提高城市运行管理能力】

  秦浩表示,城市规模的增长和城市人口的膨胀往往产生交通拥堵、能源紧缺、环境污染等城市问题,虽然政府部门几使用各种方法治理“城市病”,但依然难以摆脱“头痛医头”的窘境。基于网格地图和地理编码技术的网格化管理,是将城市地域划分为网格状单元,并将人口、资源、环境等要素进行数字化展现,从而实现对城市管理对象精准定位的新型城市管理模式。与以往“亡羊补牢”式的反馈控制不同,网格化管理是一种趋于前馈性的快速控制机制,在事件发生的临界点之前就能及时捕捉到问题并将其解决在萌芽状态。

  摘编自《学习时报》

  【李建磊:“经济平等”是“道德平等”的必要条件】

  天津社会科学院《道德与文明》编辑部李建磊认为,没有经济上的平等,所谓的政治平等、法律平等与道德平等也是一句空话,可以说,“经济上的平等”是“道德平等”最内在的现实“自我规定性”。经济水平上的差异所带来的各种实质上的不平等是无法被诸如政治平等、法律平等之类这种形式平等所掩埋的,而且还会通过功利主义、拜金主义、享乐主义等变形给我们造成道德关系上的破坏性伤害。经济上的不平等最终决定了所谓的道德平等其实是虚幻和不真实的,因为它没有反映真实的社会状况,而人们之间道德上的不平等其实正是经济基础不平等的反映。在资本主义社会,虽然基于“普世价值”的逻辑,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但这并不是对人真实经济状况的反映,而是一种可操控的“平等”。

  摘编自中国社会科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