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大学江帆网
2017年12月16日,星期六

水墨青岩


        不知何时起,我痴迷于古镇古村,这种情结愈来愈浓,如狼毫之端即将泼向宣纸的墨。感谢青岩,这座被山环抱的小城,再一次满足了我的愿望。
        从北城楼门走进青岩时,雾气尚未散去,秋凉浸衣。街巷似乎刚刚苏醒,有女孩正临窗整理云鬓。“状元蹄”的醇香扑鼻而来。木门发出吱呀呀声,一缕阳光斜进谁家的铺子,青石板路上开始飘落着笑声。明清古街依地势婉转,犹如戏台上优美的唱腔,又似儿时玩耍的河流那玲珑的曲线。依稀间,赵以炯,这位云贵高原走出来的第一位文状元,正从容走过拐角处的老屋,迎着故乡清爽的晨风走向学堂。我紧跟几步,一切却随风散去。
        历史是古镇的灵魂。青岩卧于黔中腹地,乃贵阳通往粮仓定番州的必经之地,素有“省垣粮道”之称。兵连祸结之后,历史竟然馈赠给我们一个遗存丰富的青岩,伴乡野山风,浴月华阳光,这不能不说是一桩幸事。当我站在“定广门”前仰望城楼时,情不自禁为青岩举额称庆。
风走过,雨走过,数百年来,青岩消弭了战火的阴影,渐渐融化为崇山峻岭的一部分,显现出几分江南古镇的韵味。山便是城,城也即为山。一轴云中的水墨图,迎来徐霞客的匆匆身影,送走背井离乡的征夫走卒。
        历史凝结在青砖,凝结在龙脊,凝结在彩云之上。我循着越来越浓的市声,放慢脚步,很希望将自己留在那些曾经的烟尘里。
意外地见到了“万寿宫”,江西人的会馆。漫步入内,走到“悟道楼”的正面,瞥见正中悬挂的“百寿图”,其工艺精美,堪称一绝。戏台两侧有对联道:“台上演出多少人间学问事,曲中凝成万千道德修身经。”可以想象,当初我的那些同乡们千里迢迢走进这座古镇谋生立业,唱出了怎样跌宕起伏的大戏,演绎了怎样的人生精神。青岩深处,山色朦胧。一只黑狗牵引着我的目光,轻捷地穿进“背街”,一条据说是拍摄电视连续剧《聊斋志异》的外景地。薄薄的青石片垒成巷弄,幽深、恬静、古朴。此时,古镇如打开的纸扇面,水墨丹青忍不住鲜美地流淌而出。这儿自然没有江南那种花儿初绽的婉约,但与生俱来的江南气质却实在是无法掩蔽。桐油纸伞、杏花女子、牛毛细雨,这些映像如心事一般自然浮上来,欲罢不能。
        我陷于背街的情景良久难以自拔。也许,这儿不过是古镇毫不起眼的一隅,且地处偏僻,但它给了青岩点睛之笔。我如同一个注定要艳遇狐仙的落魄举子,正铺开宣纸,意欲勾勒古镇的万千姿彩和脱俗容颜。秋风中,我将自己书写成一首辞令,留于水墨的收尾之处。
        古街上人流如织,一切仿佛是旧时模样。阅尽往来人,古镇依然活得气韵生动。
        光滑的青石条路、临街的石柜台、褪色的木门花窗,如一条河,静静流过我的眼睛。我要说,做一个青岩人,是幸福的。
深秋的阳光洒满古镇。我披着一身金色阳光,朝青岩更精彩的章节大步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