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大学江帆网
2017年09月26日,星期二

月台


  没有一个地方,能汇集如许人的流动量,从来没有一个地方,能拥有如许悲欢离合。从清晨到白昼,从黄昏到晚上,从黑夜到黎明,数不清的脚印,带着来自各地的泥土。重重叠叠,密密麻麻踩上去;有红色的土来自山间,有褐色的土来自田野,有黑色的土来自城市,有白色的土来自海滨。聚拢又散失,堆积又泻落,没有一粒种子能在土里长根,如同没有一双脚步会在这里驻留;缘因——这只是流动的浮土,这仅是过往的月台。

  月台展延在任何一个城与城交接的动点,守望在任何一个城镇的边缘,它只是默默地伫候,骚扰不停的是人们,为生活、为名利、为野心、为梦想……来来去去,忙忙碌碌,这是个制造离散的时代,列车频频靠站又开走,卸下一批乘客在月台,又从月台上载走了另一批。来的脚步掩盖了去的脚印,去的脚步也覆盖了来的脚印,轻快的脚步播散着欢聚的愉悦,沉重的脚步载负着如许离愁,从容的脚步踱向预定的目标,匆忙的脚步显示心情的迫切,迟缓的脚步缠绕于厌倦,悠闲的脚步只为一次探访,也有犹疑不稳的脚步,属于那迷失了自己的旅客。

  多少次,我也曾被卸在月台,多少次,我也曾从月台离去,我不知道自己的脚步又显出什么?近年来,别离总多于团聚,失望总多于获得。寂寞、惆怅,和一份深沉的苍凉,常是我密切的旅伴。离去不是离去,心仍萦留于亲情,归来不是归来,浮土又焉能扎根?

  人生旅程中有无数的月台,生命旅途中有无数的驿站。所有台和站,只是供中途小憩,只是供转车再出发。别长期滞留,沉滞不是宁静,将使灵魂腐蚀;别长期停顿,停顿不是安定,将使生命委靡。

是起点,但愿不是终点
是开始,但愿不是结束
是出发,归宿尚待寻求
是离散,欢聚当可期待

  携着轻便的行李——装满信心和小小的愿望,我随时准备踏上人生的月台,只等待时间的列车来到,出发再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