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大学江帆网
2017年11月19日,星期日

多国怕得罪大陆拒售台湾高教机 台拿IDF改


25日,台湾《中国时报》报道,台湾民进党新政府已经决定由台湾“汉翔”公司在台湾F-CK-1“经国号”(IDF)战斗机基础上研制新型高级教练机,命名为“蓝鹊”。报道称,之前台湾有购买意大利马基-346教、韩国T-50等教练机的设想,也有在因事故率高臭名远扬的台产AT-3“自强”教练机上更换发动机研制新型教练机的计划。然而最终外购飞机遇到其他国家“管制”(因担心与大陆关系恶化拒绝出售)等原因搁浅,而台湾空军则坚决拒绝AT-3飞机……最终只有使用IDF为基础研制一途。

台《中国时报》报道称,台空军高教机 “国机国造 ”已成定局,已被民进党“新政府”内定的下一任汉翔公司董事长廖荣鑫接受专访时表示,汉翔已绘制基本工程图,新一代高教机命名为 “蓝鹊 ”,本月底将召开第11次管制会议,拟定“政策说贴”(政策文件)。由于空军仍有人主张外购高教机,廖也向空军喊话,虽然520后才会正式拍板,但空军须务实面对,以免耽误筹获时程,更强调 “我是百分之一千愿意谈”。

“蓝鹊 ”高教机初步构想是将IDF双座战机局部修改,主装备系统不变,但拆除战机雷达、机炮与发动机加力,机身将采复合材料,以减轻重量;主起落架位置稍作外扩修改,并调降飞机进场与落地速度。

汉翔拥有研制IDF及AT-3高教机的发展经验。廖荣鑫指出,汉翔有400名工程师,有十足军机制造经验,有人建议以AT-3作为新一代高教机发展基础,但AT-3构型已是40年前,须重新设计,期程不一定比IDF “衍生型 ”来得快。

廖荣鑫也说,他对IDF高教机价格竞争力有自信,因 “蓝鹊 ”与现役IDF零件至少一半相同,大幅降低后勤维修成本,也可避免外购零件有 “消失性商源 ”的问题,且配备的F-124发动机自制率更达50%,比韩国T-50、意大利M346更具价格优势。

高教机命名为“蓝鹊”的“深意”

谈及高教机的命名,有30多年赏鸟经验的廖荣鑫指出,台湾蓝鹊在2008年被网路票选为 “国鸟 ”,它有两大特性:第一,求生存时,保护家园的能量仅次于以色列国鸟 “戴胜 ”,若适逢繁殖期,有外敌入侵,就会立刻回击, “宣示自我防卫的决心 ”。

其次,廖荣鑫强调,蓝鹊是群居性动物,若食物缺乏,会帮忙喂食非自生的小孩,象征团队精神,也与国机国造政策需要台湾航天产业合作一般。

对于有立委倾向高教机外购,廖荣鑫则表示,不论T-50或M346,只要输出至他国,没有一架系统是完全一致, “苹果与橘子不能比 ”,好比一辆车的外型、引擎相同,但内装选配却不同;若意大利M346输台,恐面临许多管制,例如武器不得输出、飞控电脑权利金收费也可能与他国有差异。)

汉翔的“野望”——进军国际航空市场

廖荣鑫强调, “国机国造 ”最大优点是资源分配,台湾航空产业可共享利润,但若采外购、国际合作生产, “权利金通常拉很高 ”,届时可能做了50%的工,利润只有10%;其次,若国造政策成功,国内生产商可由汉翔认证,抢攻国际航空商机。

至于具体时程,廖荣鑫表示,政策必须“总统”520确定后才算数,后续仍有程序要走。但他也强调,汉翔准备自行吸收约70亿的研发费用,避免因研发预算、购机预算不同单位负责,将期程拉长,目的就要是替空军尽早筹获高教机。

向“蔡总统”立军令状,“第一任期”内首飞

高教机 “国机国造 ”是新政府政策,汉翔公司董事长廖荣鑫接受本报专访表示,高教机一案将依循“总统”当选人蔡英文的三项指示,包括满足空军需求、技术与经验世代传承以及尽速完成原型机试飞;廖荣鑫也立下军令状,有信心在小英第一任期内完成两架 “蓝鹊 ”原型机起飞。

廖荣鑫说,汉翔将依照“空军”需求设计高教机,初步设计规画已有架构,但就如买车一样,现在构想是阳春款,最后规画待买家选配。廖指出,目前汉翔有400个工程师,分别执行画图、结构设计、测试等,预估未来还需要300名,今年将分阶段招募70人,一旦 “蓝鹊 ”自制成功,可蓄积研发能量,替下一代战机的研发奠定基础。

对于外界质疑汉翔自制能力,廖荣鑫反驳说,汉翔自2006至2017年,针对IDF性能提升以及下一代高教机研发共投入15亿元,马英九于2011年 “翔展计画 ”第一阶段性能交接典礼也宣示 “国防自主是我永不放弃的目标 ”,军机研发从无间断。

他指出,若从“国家”利益角度来看,有企图心的国家,多是从军机研发,进而跨足民机市场,例如美国波音早期也是从军机起家;南韩在20年前来台取经,而后研制出T-50,如今要再更上层楼研发 “KF-X ”战机,而韩国KAI公司(韩国航空宇宙产业)又回头接波音订单,产值是新台币650亿,显见国防政策与利益环环相扣。

廖荣鑫也说,“‘国防’政策必须有国际视野,若高教机采外购,如拉法叶舰、幻象战机等官司纠纷恐再现,得到战力又如何?届时就算钱拿回来,也只是缴库,对国防产业升级毫无帮助;他认为,即便碍于政治现实,武器外购要靠老美、他国,但不应一味如此。”

他也向民进党“政府”喊话,盼《振兴国防产业条例》草案能尽速通过,因牵涉采购法,希望能解决租税、产业聚落、工业合作等法规面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