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大学江帆网
2017年11月23日,星期四

丹麦上演童话 李永波:中国输球对羽球发展有利


昨天下午,2016年汤姆斯杯羽毛球赛决赛虽然没有中国队的身影,但这并不影响满场昆山观众表现出主队犹在的观赛热情,丹麦队与印尼队联手奉献了一场精彩的羽球盛宴,比赛悬念直到最后一刻才解开。而丹麦队助威团用中文为球队加油,更赢得了全场观众的共鸣,也难怪有印尼媒体记者问,昆山怎么成了丹麦队的主场?

在这场4个多小时的鏖战结束之后,丹麦队第一男单阿萨尔森用中文感谢中国观众。他说中文的流利程度令人惊讶,在赛后新闻发布会上,沉醉于说中文的阿萨尔森让来自丹麦和欧洲的记者有些尴尬,丹麦队获胜了,但丹麦的记者却听不懂阿萨尔森在说什么。

丹麦队以近乎主场的待遇获得全场观众的支持,在阿萨尔森看来,丹麦队今天的夺冠包含着太多的中国因素——中国热情的观众,中国队是丹麦学习的榜样,丹麦助威团用中文加油,以及阿萨尔森并没有明说的中国队的提前出局。

是的,中国队的提前出局让其他队伍有了更多机会去争夺冠军,在中国女队前一天夺得尤伯杯的赛后新闻发布会上,中国羽毛球队总教练李永波带着复杂的心情回应媒体对中国男队表现不佳的疑问,“中国队总是拿冠军时,外界担心中国队一家独大影响世界羽毛球运动的发展,现在我们输了,这不是对世界羽毛球运动的发展有利吗?”

据一名丹麦记者评价,此次丹麦队夺得汤姆斯杯,对丹麦国内乃至欧洲的影响绝不亚于1992年丹麦足球队在欧洲杯赛上夺冠引发的震动效果,同样是意想不到的奇迹,“丹麦童话”24年后又在羽坛出现。可以预料的是,羽毛球运动在丹麦必将出现一波发展高潮,阿萨尔森会成为一大批丹麦孩子的偶像,他们会拿起球拍加入到羽毛球运动中。很多人曾以为,盖德之后,竞技层面的男子羽毛球运动将在欧洲再降一个档次,再无和亚洲竞争的能力,但现在看来,一切都是杞人忧天,丹麦很可能会引领欧洲男子羽毛球运动迎来又一个春天。而让世界羽联忧心忡忡的羽毛球运动过于倚重亚洲国家的局面,很可能有所改观。世界羽联近几年一直在积极动员欧洲国家承办羽毛球世界大赛,但效果不佳,汤尤杯、苏迪曼杯、世锦赛、世界杯等大赛的举办权,这几年几乎被亚洲国家包办。现在,随着丹麦队获得汤姆斯杯,丹麦羽协有了足够的底气提出承办世界羽毛球大赛的请求。

在2014年新德里举办的汤姆斯杯羽毛球赛之前,这项世界男子羽毛球运动的最高团体荣誉在66年的时间里,只有3个国家获得过——中国、印尼和马来西亚,但在2014年以来的两年时间里,汤姆斯杯就新诞生了两个冠军得主——日本和丹麦。

日本队此前连汤姆斯杯的亚军都未获得过,而丹麦队即使是在盖德、乔纳森、埃里克森等一批世界男子羽坛顶级选手都在役的“黄金时期”,也只有屈居亚军的命运,但第一次打进汤姆斯杯决赛,日本队就获得了冠军,而依靠一帮近一两年才开始顶替老将征战大赛的新人,丹麦队也一举实现了多年未圆的梦。

从雅典奥运会到伦敦奥运会的3个奥运周期,是林丹、陶菲克、李宗伟、盖德都处于竞技生涯上升期和高峰期的“天王时代”,而今,尽管林丹、李宗伟仍然奋战在赛场上,但状态已经不比当年,而新的领军人尚达不到“天王”的级别,中国队的谌龙、印尼队的苏吉亚托都比林丹、陶菲克的能力差了一截,而在马来西亚队甚至找不到能接替李宗伟的人选。

“天王”级的超一流选手难寻,但具备较强实力的一流选手却很多,从谌龙、苏吉亚托,到韩国的孙完虎、泰国的波萨那、日本队的桃田贤斗、丹麦的阿萨尔森……在李永波看来,世界羽坛的格局已经发生改变,“过去是我们的10个(一流)选手打国外的两个(一流)选手,现在是我们的两个(一流)选手打国外的10个(一流)选手。”

在这个缺少领袖的时代,林丹和李宗伟仍然是世界男子羽坛最耀眼的巨星,但可以预见的是,8月的里约奥运会之后,巨星也将谢幕。

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世界男子羽坛“造星”的进程受阻呢?

一方面是世界几大羽球强国都出现了“巨星级”苗子匮乏的问题,正如李永波说过的那样,像林丹、陶菲克这样的羽坛巨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另一方面,羽毛球运动对青少年的吸引力的确在下降,优秀人才的发现和培养难度随之加大,李宗伟曾表示,马来西亚的年轻人更愿意参与职业化程度更高的足球运动,而不是羽毛球运动,哪怕羽毛球在马来西亚有“国球”的地位。

国际羽坛的冗长赛季也在影响运动员的成长。尽管羽毛球运动的职业化、商业化程度远不及网球,但国际羽毛球赛事的密集程度以及世界羽联对高级别选手做出的参赛要求,却使得各国羽毛球选手比职业网球选手更累,他们在各种赛事间疲于奔命,再加上漫长的奥运资格赛的周期。李永波戏称,世界羽联制定的赛季是又臭又长。长期的疲劳作战也导致运动员的身体很难恢复,伤病普遍存在。就在今天汤姆斯杯决赛进行之际,中国队甚至都没有时间在现场观摩,因为全队已经投入到下周即将开始的印尼超级赛的准备工作中。

不过,当中国、印尼、马来西亚这几个传统的羽毛球强国正面对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时,世界羽坛毕竟还有新生力量在不断涌现,一个新的羽坛格局已经初现轮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