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大学江帆网
2017年11月19日,星期日

丁俊晖:战资格赛没想过丢人 未来会变得更锋利


2016年斯诺克世锦赛,丁俊晖创造中国乃至亚洲斯诺克的历史,打进最终的决赛,虽然14-18遗憾不敌塞尔比,但这已经是丁俊晖在克鲁斯堡取得的最好成绩。赛季结束后,丁俊晖终于得到休整的时间,回国后来到央视风云会,畅谈世锦赛以及过去一个赛季如何从低谷中走出,又如何收获自信的过程。

谈世锦赛:0-6落后时好纠结

2011年丁俊晖就曾打进世锦赛半决赛,时隔五年闯进决赛,完成职业生涯突破,这个意义相当重大。“以前从来没有中国人打进过世锦赛正赛,包括梁文博肖国栋在上海大师赛都进过决赛,但世锦赛还是不太一样。

回顾半个月前与塞尔比的这场决赛,丁俊晖依然记忆犹新,”决赛开始阶段想的有点多,上来就0-6,当时就觉得追的可能性比较小,不过其实35局18胜还很漫长,自己以前只经历过半决赛,这方面还没有足够的准备。”

“0-6落后时好纠结,该赢的没赢下来,对手又很顺,当时就在想会不会第一阶段0-8,怎么也得1-7啊,结果打了个2-6,是个鼓励决奖励,自己后面再追赶也有了很大自信。”丁俊晖谈到,实际上这场比赛他也并非毫无机会,第三阶段一度追到10-11,但此后就又被塞尔比拉开分差。

“打世锦赛这么多年,以前对长局真的没有信心,曾经被磨的都不想打,现在就是把比赛想成一个阶段一个阶段的,自己已经积累了一定的长局经验,取得领先时怎么打,怎么保持领先优势。”对于世锦赛长局比赛,丁俊晖现在更有经验。

打到11-14时,那个时段对丁俊晖来说,是非常难熬的阶段,该怎么去反击,毕竟对手距离获胜已经不远,“每个人都会说现在要反击,但那需要很长时间去磨练,才能知道怎么去反击,没有真心体验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处理,真的需要去积累经验,实际上我到比赛都处于战斗状态,但塞尔比在战术和局势控制上做的很好,他总能一点点找回状态,再来打乱对手的节奏。

谈低谷:可以泰然处之

2014年12月时,丁俊晖成为亚洲第一个世界第一,但此后他却陷入低迷,甚至是以最快的速度滑落,到2016年中国赛时甚至未能打进正赛,世界排名跌至第17。丁俊晖职业生涯早期,也就是在2008年时,他也曾经历低谷,不过这两次低谷却截然不同。

“八年前是为了不跌出前16,现在是纠结自己状态打不出来,输球后就拼命练球,但却达不到效果,很没有信心,其实职业生涯有好的时候也有不好的时候,总会有高低起伏都很正常,现在低也低不到哪去,开心地去打就好了。”现在的丁俊晖,对于外界的质疑已经可以泰然处之,只要自己有信心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不会去关注别人的评价。

谈格里菲斯:他让我更有攻击性

众所周知,本赛季丁俊晖与传奇教练格里菲斯合作,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他在世锦赛上的表现足以证明两人合作的成功。“前几年我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教练,格里菲斯是传奇,经验很足,我们彼此之间都很愿意合作,想问的问题我都会问他,比如自己比赛中会比较焦虑紧张,有时压力大落后很多局怎么办,格里菲斯很会调整心态,其实顶尖球手技术上都处于一个水平线,整体来说思想心态以及场上控制力是有差别。”

对于格里菲斯的帮助,丁俊晖认为最有效的是让自己打球更有自信,想法更少,打得更单纯,“以前输多了心理会有抵触,会有点迷茫,他能把你的自信调出来,输赢先不说,就算结果很差,也要尽最大努力去赢,输就是输,放下包袱想的更简单,就算犯错也不要想,他让我打得更有攻击性。”

谈资格赛:没想过丢人与否

无缘中国赛正赛后,丁俊晖世锦赛不得不去打资格赛,“打资格赛,我没有想过丢人还是不丢人的问题,就是要接受事实,把资格赛当热身赛,当成很好的赛前训练,世锦赛前对成绩并没有想过太多,没有对世锦赛有特别的期望,没准第一轮就抽到奥沙利文那,但打完资格赛后感觉越来越好,想的简单状态好时就进攻不防守,平时不敢打的都打了。”

目前的丁俊晖,试图回归最初简单的打球方式,那种非常纯粹,慢慢改变回归最原始的心态。世锦赛半决赛与麦克马努斯的比赛,丁俊晖认为是自己近几年打得最好的一场球,“上场后就是要享受每一刻,现在可以更从容地面对自己的现状,毕竟职业球手不会一帆风顺,对下赛季自己也更有自信,希望可以在未来看到更锋利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