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大学江帆网
2017年12月16日,星期六

茉莉盈香


人与花的缘分,偶尔也只是一种莫名的冲动。就如这株小茉莉,当初我要它,无非因了急于驱赶泛滥的孤寂。那时的它虽然幼小,却也正值花苞缀满枝头之时。但令我深感意外的是,它们未曾向我展露花颜,便一个个争抢着做了花肥,有那么一瞬的暗然,拉伸了落漠的弧长。
  
  五月的茉莉,花苞再次绽满枝头,它已然改变了初始的模样,那慵懒的性情,不按常理出牌的格调,倒是越来越像它的主人了。也许,这就是所谓的近墨者黑吧。坦白讲,我并不是一个厚道的主人,每天,能为它做的,也就是那么一汪清水的汲予。君子之交淡如水,那么我们也算是君子之交吧。相较于我的付出,它给予我的更多一些。
  
  对花花草草的喜爱,我是比较花心的,市面上的盆栽越来越精巧,越来越让人难以移开视线,它们的灵动,它们的秀美却不曾再让我冲动。与它们相比,我家的小茉莉真是太普通了,也许,正是因为普通,才更贴近我的生活。它虽不是我的致爱,却真真实实地走进了我的生活。伊始,我的星眸里添了一抹生机的纯色,它的风姿里落了一重幽深的痴望。
  
  人生路上,难免陷入迷茫,有些问题,原本就没有最完美的答案。我不怕孤独,但我害怕在孤独中整理没有结果的烦思愁绪。阳光有时候是那般的热烈而炫目,可是它的光华却无法肃清我心底的阴霾,光阴在指缝间一泻清华,我如雕像般僵硬地攥一下不舍的挣扎。我病了,而且病的不轻,EQ几乎为零的我需要补充营养,啃书吧,这医病的良方何时启用都不会觉得太迟,我对自己讲。
  
  手掌摩搓着厚厚的书封,仿若攀临在开启心灵枷锁的门扉。透过指尖的轻触,满足之感溢满心胸,一个很好的开始。起身,走进阳光里,深情地看着纤小的绿株,茉莉本不该长出这般放肆的长藤来,却恰恰迎合了我的喜好,在我忽而冷忽而热的关注下,它伸展着生命力的顽强,同时也震憾了我的心墙。以为它这般折腾之后,便不会再有开花的灵力,似乎是想传达给我一种进取的精神,朵朵洁白奋然绽放,依然伴着甜甜的芳香。从淡然素雅的冷白,至胭脂泣血的凋容,将狂放的生命演绎到极致张扬。
  
  人与花的默契,不需要任何言语,但我知道,我们彼此给了对方力量,重新落坐,将书开启,我就从找回自信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