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大学江帆网
2017年11月19日,星期日

那茶,那禅,那光阴


人生如一幅画卷,或短促或悠长,过往的时光是一页页画面,有多少是让人铭刻在心的?大多是平淡无奇的平面影像而已。然而,总希望在平静如水的画面里,有那么几枝鲜活的暗香疏影伸展而出,虽只是几株花、几片叶,却有生动的意趣,让那段时光如雕刻般玲珑浮凸。是的,我希望有这样的时光,回忆起来有些许诗意、宁静和美好。

记得年少时读张爱玲的《沉香屑》,开篇一句便迷住了我:“请您寻出家传的霉绿斑斓的铜香炉,点上一炉沉香屑,听我说一支战前香港的故事.....”而这一缕沉香,牵着神秘、婉约、富贵、小资情怀,令我心辗转。一隔经年,此刻,当我与二三好友置身于白墙青瓦的润雅堂茶馆,落坐于古门轩窗的慈航茶室,终于得见沉香真颜。

沉香木,沉且香,是独赋异禀的名贵木头,世间众木入水漂浮,唯它入水即沉。其神秘莫测的香气,即使研磨成屑,依然幽香如故。室内这一尊沉香木,如巍巍翠山,要经历多少岁月的磨砺,汲取多少日月的精华,才能形成如此厚重的模样?

环顾室内,典雅的茶室一侧还有一尊憨态可掬的弥勒佛,通体用五千年阴沉木雕刻而成,黑色的木质如漆一般的光泽,釉一样的质感。五千年的风雨,亦有灵性了吧,由木化佛,慧眼看人间,依然是沉默了然的笑颜。在这佛前,轻轻点燃一根香屑制作的沉香线,一根香,飘然而出缕缕青烟,在空中左右袅娜,上下腾转,说不出的曼妙,道不尽的轻灵。随之连绵不绝溢出的是玄妙灵动的奇香,浓烈而散淡,氤氲的香气中,似有原始森林中千年古树的气韵。

此时沐香品茗,香入茶味,茶附香魂,便有了禅意的味道。谁谓茶苦,其甘如荠。几千年前,《诗经》就用优美的文字记录了茶的美好。而今一茶入口,唇齿芬芳,浸入体内,润泽肺腑,身心舒展,心静如莲。忙碌的生活,难得拥有如此清宁的心境。世事匆忙,我们可有闲暇去触摸一棵古木的脉搏?

停停匆忙的脚步吧,等一等,让灵魂跟上。且捧起一杯茶,对话面前的这厚重沉默的奉茶台。它的前身是一棵巴西花梨木,用指尖轻触这飘洋而来的老树,厚达半米的树身如此的温润,可想,当初它是怎样的根深叶阔,直抵苍穹?(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在古树化形的奉茶台旁,品一壶老白茶,琥珀色的茶汤盛在青花瓷碗,却也有玉碗盛来琥珀光的味道。一年为茶,三年是药,七年变宝,这来自福建太姥山的老白茶该有怎样的传奇呢?细细暖流,沁入心肺,渗入骨血魂魄,此刻杂念全无,若落日满空山,内心唯余沉静。

品茶,自然少不了琴韵。温婉素净的女子坐在雕花古筝旁,轻悬皓腕,纤指轻捻,一曲《寒鸦戏水》婉转悠扬流泻而出。花格窗外,竹影婆娑,远处万顷沂河波平云阔...酒入豪肠,凝结剑气月光,秀口吐纳,就是半个盛唐;酒为知音,造就了诗仙李白的飘逸和放。茶入五肺,润成雅韵禅心,纤笔挥毫,谱成绝世茶音;茶为知己,成就了茶圣陆羽的淡泊和宁静。

人生如茶,一节茶骨,就是一段记忆。把一生的经历积蓄,泡上一杯,慢慢啜饮。且端起岁月,在丝竹和梵音的清芬中,静坐,内视,深省,看茶骨穿透时间,渐渐绿透.....

坐在这远离喧嚣和浮躁的环境里,周身被一种巨大的幽谧和宁静所包围,恍然身处“瑶林仙境”,回到旷古未有的空灵之中。心里的微澜慢慢沉淀,慢慢平静;心里的尘嚣慢慢荡涤,慢慢纯澈。茶水一滴一滴流进身体,那紧闭的心扉,陡然就明亮起来。心里,身体里,仿佛注满了一泓清涟之水,轻盈盈的,如绿山泉边那朵朵静绽的花儿,盈满了生命的清凉和惬意。

中华茶道,源远流长,却被忙碌浮躁的现代人所怠慢。红尘滚滚,沧海逐浪,人生,总值得在这样一个清静的黄昏,停下疲惫的脚步,用一壶老白茶,雕刻一段美好的时光,于满心的欣喜里,慢慢品味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