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大学江帆网
2017年11月18日,星期六

意凭秋月,潜入君梦


所有的风景都是在陪衬人心里的那一处情思。一季深秋零落了谁的心事,遗下了繁华谢幕后的苍凉,于秋月升起时空断肠。

——题记

开窗望远,月明天际,烟霭沉沉,院子里散乱着飘零的枯叶,一阵西风起,又飘出万点的愁绪,在萧瑟的一隅翻卷,忘了当初的万翠千红,只在薄凉中继续着千帆过尽后的薄凉。

一念空生一纸深情,一叹空成一帘幽梦,一往情深终是自己给自己虚设的一场镜花水月,我永远触不及你的心结。

十指绕恨,万恨含情,以泪吮墨,以心作笔,写尽平生对你的恋,一行一行都是我爱你的痕迹,只是最初的心情换作了而今的惆怅,添了许多憔悴,但你依然在我心底明媚。

红尘里,有一些断章残句,或独自吟完,或搁置于一旁,再过好多年,终在落花纷纷的小径空回首,在落木萧萧的黄昏独叹息,在无情的流年里绽放记忆深处的那一朵开在梦乡的花。

万千过客,有谁懂得隔天一方的落寞?人世间多少情愫,是劫?还是缘?说不清,道不明,湿了眼角,却无法用言语倾诉心间那一段段愁,奈何!

相思抵不过逝水年华,终是隔世的一个梦,只是在文字里盼望着归期,等你,在何处?

此生,一袭素衣,一心执着,倾我一生,感天动地,许来世一段与你的奇遇,一眼中意,一见钟情,心心相印,两不相负,诚如此,今生思念你的苦,何足道哉。

然,心愈苦,愈加深了我对你的情,纵万缕愁思老去了容颜,但我对你的爱直到天荒地老。

在笔墨中远离了红尘,在一阕一阕诗词中铭刻了长相思,那流沙般的回忆从指间滑向如风的尘缘,不知散落在何方,却教人念念不忘,盼着那一曲曲清心的梵音能解除心中的结。

山与水的距离有多远,我与你的距离便有多远;天与地的距离有多长,我对你的相思便有多长。悠悠天下,谁传云外信?茫茫人海,谁解梦中愁?

今生,谁是谁的归人,三千青丝染了一纸离恨;来世,谁又会成为谁的过客,在寻寻觅觅间苍白了半卷残梦。看尽红尘,所有故事的开始是有缘,缘深;所有故事的结局是无缘,缘短;唯独你我的缘是那样的深,那样的长,却是那样的沧桑,空凭一份牵挂了此一生。

凭栏凝眸,谁走失于谁的世界?谁的世界又丢下了谁?一行一行断肠的字,落在了谁的红尘?转身回望,一滴清泪将抵达谁的梦境?

喜欢这秋的清寂,一个人独行陌上,将流年交付于一份秋色的深红,抬望,那些藏在心里的念似乎又丰盈了岁月枝桠,叹一季风月,行一程山水。只是渐渐的明了,所有的风景都是在陪衬人心里的那一处情思,不必为花开而欣喜,不必为叶落而忧伤,生命只不过是一程又一程生与死的轮回,随心就好,随缘而安。

倚在灯火阑珊处,听时光从指缝间溜走的声音,看平生在人间斑驳成流景中的碎影,依稀间,继续着前世未做完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