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大学江帆网
2017年07月24日,星期一

一笺心语与君听


说相思,染相思。姿影横斜起念时,今宵又几回?

——题记

又是那黄昏后,又是那月如钩;掀开唐诗宋词的篇章,软红依翠的盟约里,也许,故事就从这里开始,也许,闲愁就在这里定格………

相思坠弯眉梢的唏嘘里,当我无意间在一句唐诗里敲倾了落红杯,并用诗经的骨骼,轻问宋词里的那抹清愁时,哥哥,你可知,一念倾心,一念无助的缱绻中,倚着春满枝发的梧桐,我携一水烟波渺渺的音韵,以无比虔诚的心绪,用雁语和莺谣在晶莹的彩笺尺素中为你构筑了一座春暖花开的城池。

拂开红尘的帷幔,随着雨催梧桐的声响,春,正在我的心空澎湃。琳琅的呓语一瓣一瓣打开,意味又深长的染绿我的心扉,并在我柔情的版书上盘膝而坐。为了那阕铺红叠彩的绝句,为了那帘浪漫的嫣然盈盈,相思正兼程的镜花缘里,我用剪云剪风的情怀载上婉尔,且带着回眸一笑的妩媚,于欲开欲合的花语中描下了这场嫣然的明媚。

哥哥,你可知,那搁浅的兰舟之上,是谁蘸了我的柔情写下一曲迷醉,是谁兜来菱歌灌醉了我的弯眉,是谁又唤来清风去梳理我的双鬓。先前,先前我以为你只是一杯春风,只醉红桃绿柳。当千千的心结在我的掌心蔓延,当激荡的心流随枫桥的钟声起起落落的溅飞了我的珠泪时,却想不到你非但在诗意的年华敲了桃红绿柳的心扉,还惹我走上了长长的相思路,走向宋词里的缠绵和缱绻,并在情花叠影的丛中,伴着疼痛的美丽叹断弱水三千。

借问哥哥,那一泓,那一泓怀春的心事里,你是否一样把青丝红袖画在心上?

寻遍平平仄仄的风花和月,眺望的季节,总期待与你踏一回月光,并邀来蝶翼落在你肩上;总期待与你斟一盏莺语,且饮一杯芳菲与呢喃。看未了的心愿和忽远忽近的身影,哥哥你猜,那一阕玲珑的妖娆里,哪一滴是我,是我含情低首时的嗅梅;哪一滴又是我,是我直下三千尺的低徊;哪一滴是我,吴音弦上的纤纤心语;哪一滴又是我,锁眉无计的怅惆……

凝眸又凝眸的嫣然守望中,哥哥,我放纵着这浩瀚的神驰,在诗经的扉页,用纷花拂柳般的细腻,采下那朵盛开的相思,于霓光的暖媚里,执一枚西厢听琴的信物,挽一阙楚辞的风雅,挑一行元曲的神韵,燕燕于飞的在娇喘缱绻的期待中,等杨柳岸的风牵你,牵着你的俊朗和温柔,在月朗星稀的夜里与我对语西窗。

放不下这穿尘的思,抚过衣带渐宽的私语,好想,好想告诉你,我的真情在桃红的花瓣上宿雨犹存,且在唐风宋韵中吟尽了风花雪月!一环一环,一重一重的憧憬中,哥哥,你可知,这叹息,这叹息的怅惆岂能只是相思调里的一阕声声慢?你可知那句,那句人约黄昏后,依然是海棠依旧,红肥绿消……

和着唐宋的风雨,织梦的经经纬纬中,哥哥,我在等,等你用八千里路的云,在叠叠又重重的晶莹中,崔促娇羞的桃花出场;等你用八千里路的月,在沉浮的并蒂中梳理我此起彼伏的心事;等醉意的你轻拈毫笔,给我这一卷痴痴情思来断句;等你眸中的那一湾呵护,流进我的心泉,流进我艳了又淡,简了又繁的念念不忘……

亦醉亦醒,亦醒亦醉的闲愁里,我用一平一仄的牵绊,以你为笺,以长相守为笔,于深清深意深眷恋的豆蔻锦笺中,一抑一扬地为你抒着春色浓,为你写着桃花红。盼你,哥哥,盼你雕栏玉砌的心境,能驾着风情万种,从山重水复疑无路的寒夜,穿越冰冷的繁华,在柳暗花明中走进这梨花烟雨,走进唐宋的繁花深处轻轻拂去我的双泪珠,悄悄销掉我的两鬓霜。

且让梨花与梨花之间,走出一个倚阑的唐宋,且让桃红与桃红的心境抒一个齐眉举案的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