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大学江帆网
2017年05月29日,星期一

岁月如花,心妖娆


时光,真真是孜孜不倦地走着。

这么快,就是冬了,我甚至连秋的繁华如何跌入一片萧瑟之中都未曾留有鲜明的印象,只那么一下,就像胶卷曝光的声音,彩色画格影印成了黑白底片。

不过,对于秋冬的转换,我衔接得很好。不似去年,刚刚迈进冬的门楣,出乎意料地对气候的变化比往年更敏感。没几天就生病了,折腾了好些时日才安定下来。还好,生活一切如常,只是,文字疏了些。

记得那会生病,没什么想吃的,倒是对妈妈煲的粥情有独钟。南瓜粥,八宝粥,皮蛋粥,妈妈可着劲地变换着煲给我吃,让我享受着这独一无二的爱。这爱不可复制地就这样浸润在这粥里,暖暖地滋养着我。我知道,一直以来,妈妈都是把我当成孩子的,从不认为我已经长大了,只要我喜欢,便是最好的回报了。当然,我也懂得怎样迎合妈妈的心,总是撒娇的和妈妈说,这么好吃的粥怎么吃都不够。让妈妈懂得,这爱,在我心里,也是独一无二且无可复制的。

这个冬天,还算平稳,我也从容地应对着。去年,因身体的缘由而消极了心态,没有外出的欲望,于是,那个冬天素面随意地蜗居在家,甚至于有新买的衣服一次也没有穿出去过。而今,我要在这个冬天,做一个美丽的人,取悦冬,也取悦自己。如是,便把那些应着自己心意的衣服,堆靴,以及飘逸的围巾早早地一一搭好,为的是让自己每一次出门都有着不一样的风格。其实,我喜欢这样的自己,在光阴里有着自己的一抹清欢。

虽然,我是那么的怕冷,可是,即便冬冷得过于逼仄,我也要让心妖娆起来。否则,到处都是萧瑟的景象,何以能打动自己的心?真的,这个冬天我很用心地爱着自己,虽没有大起大落的惊艳,却也让素来一直喜欢安于清寂的我,一点一点地活跃了起来。就连衣服颜色的取向,也发生了变化。不再如往年注重那些淡雅素色的色调,现下更倾心于一些张扬艳丽的,以最适合当下自己的心来迎合自己。因为毕竟是冬天了,你若不找一抹容易扯动心绪的东西,转身,心一点点便沉溺了下去,而失去了先前铺陈而来的好心情,那么,真应了冬就是这么一个可以让人本末倒置的季节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冬天,一直喜欢这样的装扮。小巧的上衣,长款的堆靴,打底裤上再配上短款的迷你裙。所有的物什中,最喜欢的要数那堆靴了。一幅桀骜不驯的气场,既透着女孩子的妩媚又彰显着狂野,尤其喜欢靴上那各种各样的金属流苏,喜欢它纤细的质感,喜欢它曼妙的灵动。不知为何,常常看着这流苏配饰会让我想起古代女子发间的步摇来,那一种枝枝蔓蔓的缠意以及那一抹风情,是现代女子无论如何在发间怎样点缀都不曾有的,而我喜欢的就是这种扰人心智的美,尽管那是在发上,我这是在足下,在我,一样都有着一种美的质感。

如此想来,其实冬天也挺好,不像夏天穿着那么直白。冬天,对于女子来说,更是一种对衣物的审美,一种对服饰搭称内涵的T台秀,让女子对穿着有足够的气场来爱自己。这种爱的方式一点也不突唐,这种爱的方式不仅温暖且这散发着阳光一样的光泽,写意着一种时代女子的气息来。

入冬已有了时日,可是天气却反常了起来,晴暖的气息让这个时节失去了原有的姿态,就连那飞舞而落的叶都没有了应时清冷的萧瑟之气,一切仿佛还似停留在深秋里。即便现下那叶儿已经枯了,黄了,却还畅意地在风中摇曳出一种别样的风韵来。这样的天气适合外出,于是便和朋友一道出了远门,因为这个冬天我还没有看到那些更远的风景,那些更真实的光阴。车上,我纵意而迷离地专注于窗外,我喜欢这样看着一路的标志物从眼前一晃而过的快意,那种腾空着思想、腾空着内心的让我在路上消磨着来来去去的时光。于我,人虽然在路上穿梭。其实,就是自己的一种心情在自己的心里穿梭。

不外出,我便帮妈妈打理一些往来的业务,闲下来便居在家里看书,养花。虽然,我不是个真正懂得养花的人,可是我已习惯了有花的陪伴。我养的那些花该落的都应着时令落了,只是那些枯枝残叶却骨力彰显着先前的姿意,想是为了让我不要忘了它们先前花开的模样。其实,它们的模样早已经落定在我的心里了。当下只有我的水仙却是一天一个模样,那饱满的花骨朵有一种呼之欲出的感觉,虽然还没有开,不过,那亭亭玉立的绿却散发着袅娜的仙气,真正的像一个仙似地给人一种无限美好的幻意来。那种淡香浮动的幻意真的就将我迷醉了去,这就是水仙,只有它的这种又工整,又灵异的姿态才会给人这样的感觉。

看书,我最爱看雪小禅的。雪小禅,我已然不记得是何时从文字里认识她了。但是,自从第一次从文字里而认识了她,便让我一发而不可收的沉弱在她的文字里。在我,读她的文字已不是在读文字了,是在读一个温婉而才气的女子,读她的喜,读她的悲,读她的爱,读她的欢。她的字,总是散发着一种淡淡的芬芳,也一如她的名字那般溢漫出一股潺潺的禅意。是的,她的字宛如罂粟花的毒,一点点浸润着我的心。而我又是如此甘愿着被毒下去,尤其是当下这个时节,即使离落雪还有一段时间,可是内心早已经在品味着她的那“银碗里盛雪”的意境了。

在家里,还有一件特让我着迷的事,那就是厨艺。由于去年宅在家里一个冬天,便学会了做一些菜。最拿手的要数火锅了,三鲜火锅,牛肉火锅,素锦火锅等等。洗菜,配菜,配料,还有听锅碗瓢盆叮叮当当的交响曲,让我是越来越喜欢这真实的烟火生活。每每那热气腾腾的火锅让爸妈妈一个劲地说好,这样的赞美对我来说是非常受用。因而,我对厨艺的兴致有着一份锐不可当之势。其实,谁都一样,内心都有着一份小虚荣,即使是家人的夸赞,也是幸福的,快乐的。

让我快乐的,还有你们,文字里的朋友们,不存私心地对雪儿的赏识,这样的你们,让我更心安。我是一个相当没有底气的女孩子,生活里,文字里都是。幸运的是,我有你们。是呀,因有你们,对我来说是多么幸福的事。真的,感谢你们在我每一篇文字下面留下的墨香,看着你们落下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让雪儿感动不已,雪儿懂得,一个人没有谁会天生的对你好,除了父母。至于别人对你不好,是本分;对你好,是恩赠。于是,在雪儿浅浅的人生中,让因文字而走进彼此世界的我们,因文字而彼此温暖着,若可以,我希望就这样永远地温暖着。

想来,这文字里,也是有世界的。有人,有花,有爱,也有一路的风景。静的时候,当风动帘卷,你如用心的感受,还会有忽来的暗香飘过,如若如此,这便是你的好情怀了。于是,你对文字所有的坚持,所有的寂寞与孤单,以及所有的留白,都预示着有了圆满的气息了。

其实,在烟火和文字里,一直以来我都以最适合自己的方式而安落着。日子有闲,有忙,有孤单,有快乐,而我安于这样的生活状态。虽然说要爱自己,可是这就是生活的本真,不是吗?就这样,我用一颗感恩而清宁的心,持续地与文字相暖,真诚地与你们相伴,优雅地在人生路上丰盈着靓丽的青春,丰盈着内心世界。

如此,是不是这就是所谓的“岁月静好”呢?

于我,岁月如花。开着,过着,妖娆着。

这样的感觉,真好!